| 加入桌面 |
中国蔬菜视频直播节目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市场分析 » 正文

蔬菜“进城”论:与乡下价格咋差那么多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4-09-04  浏览次数:485
核心提示:  常常听说蔬菜在农村几分几毛一斤,到了城市里就几块了。两地之差,排除经销商的利润、物流和仓储成本,还涉及哪些因素?跟踪的结果是:菜从地头到城市最后一道环节摊贩手上,一般要经过8个环节。前面的7个环节,

  常常听说蔬菜在农村几分几毛一斤,到了城市里就几块了。两地之差,排除经销商的利润、物流和仓储成本,还涉及哪些因素?跟踪的结果是:菜从地头到城市最后一道环节摊贩手上,一般要经过8个环节。前面的7个环节,每斤菜加价多在几分钱,涉及200公里运距的运输,加价也就0.1元。 

  常常听说蔬菜在农村几分几毛一斤,到了城市里就几块了。两地之差,排除经销商的利润、物流和仓储成本,还涉及哪些因素?如果事情起因于暴利,那么为什么没有组织将产地的农产直接运到城里贩卖,并消除两者之差?

  就此问题农业专家周晓农给予了解答:

  可以说,这是一个当今最让人困惑,大家议论纷纷,媒体也爱报道,而又总不得要领的问题。各种说法,孤立起来看,都有道理,但相互一印证一深究,就不太对了。因此各地采取的措施,也难完全对症。

  为有利于看清这个问题,现在我只说蔬菜供给营销的常态,至于自然灾害或信息不灵出现的问题,属特例,就不说了,水果的问题有一定相似性,这里也不说了。

  在我所在的这个省,我跟踪的结果是:菜从地头到城市最后一道环节摊贩手上,一般要经过8个环节。前面的7个环节,每斤菜加价多在几分钱,涉及 200公里运距的运输,加价也就0.1元。假定一斤菜从城市批发市场出来是1元钱,到了摊贩手上,通常会加价一倍左右。假定你从菜摊手上,花2元买了一斤 菜,其中有40%到60%,属菜摊加价。至于什么卫生费、摊位费、损耗等,在加价中占的比例很小,在加价中通常不会超过10%,即如加价1元,所含不会超 过0.1元。下面,我简要说一下环节

  农民地头菜价,如每斤0.3元,一季产量万斤,销售收入3000元。一亩地一年可种三季菜,或菜稻菜,夹一季粮。种菜比种粮辛苦,投入也大,但收入也好,按一季扣除1000元的成本算,一亩地一年净收入5000元,属一般水平。

  菜集中到县营销大户手上,有地头菜商收购,人工分拣、清理装箱上车等几道环节,营销大户出手时,每斤如加价0.20元,其中0.17元,支付给 了地头商、分栋清理人员和装车人员,自己年平均下来,每斤能挣3分钱就不错了。现按日经销量20吨计,每天收入有1200元。由于菜有收季,在一个蔬菜基 地县,一年能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收菜就不错了。按有100余天收菜算,年净收入有10多万元。

  200公里长途运销户,上高速路,每车装20吨,每斤加价0.10元出手,每车毛收入4000元。扣除油耗、车辆投资回收(绿色通道,免费过收 费站)等,净收入有2000元算不错的,但这是单程跑下来最理想的状况,全年收入理论上算账看起来是72万元,实际上远远达不到。许多车装不了20吨,单 面放空还不在其内。运往批发市场,经常的情况是,批发市场有了大量的同类菜,竞相杀价,或者根本不要,亏损甚至倒掉乱倒被罚款的事也有。因被杀价补亏、菜 没人要烂掉,而且不可能天天有菜运,天天运,人也受不了,一个租车的运销户,年收入几万到10多万元不等。

  城市大蔬菜批发市场,是第一道批发。这一道环节,如果有资金,租用的场地好,吞吐量大,比如达到四五十吨,每斤只需加价几分钱,一年挣个十多万元甚至几十万元,都有可能。

  城市第二次批发。小批发商从大批发市场购进菜,通常在凌晨4时至6时间,总之是天亮之前(和城市管理有关),在城市多点分散集中,附近农贸市场的摊贩,或开或骑三轮或拉板车,到这里批购,这道环节的加价,通常每斤也只有几分钱。

  到了菜摊手上的出手价,加价便是几角甚至1元以上。请不要骂菜摊主,这里面有不得不如此的道理。在他们之前,是大批量,每斤挣得极少,批量起来 收益就大了。而菜摊日能售菜200斤就不错了,每斤就算加价1元,是200元,扣除摊位费、损耗等,月净收入,也就四五千元,有时还不到。我是和他们中的 一些人反复算过这个账的。他们中不少是下岗工人或在其他方面就业有困难人员,这个钱,往往要用于养活他们一家人,而且往往要一家人为此操劳,丈夫不论严寒 酷暑,每天凌晨四时出去批购,然后妻子守摊。唯一可以说道一下的是,他们的工作时间,很不饱满。上午10时后,过了消费者的购菜高峰,摊主们就是在那里闲 聊,有兴趣的知友,可以上午10时后或下午进菜场看看,购菜的很少。

  上述流程算账情况,只是一个八九不离十的概述。

  是的,菜价高,是流通环节的原因,可是有谁认真去分析过流通环节中的问题。请问,这种完全在市场发育中形成的环节,究竟有哪一个是可以精减的。 是的,道道环节在加价,但最大是最后一道环节。菜摊们,要守住这个加价水平,是要守住他们的饭碗。如果某一个时点,菜多了,他们不会多批购,销售常量每天 200斤,多批购出不了手,时鲜菜,很快就会烂掉,是自己的损失。进价贱点,也不会轻易降价,可以从进销价差中多挣点,进价贵了,适当加点价。这甚至成了 行规,谁也不愿也不敢主动降价,这意味着是大家同时也是自己的损失。这就是为什么城市菜价总在一个高点浮动的根本原因。

  猪肉的销售,也有相似道理。我所在的省,今年已发生过几次商家搞连锁肉店低价销售猪肉,遭到肉摊为保饭碗群起攻之,地方政府被迫出面协调解决的事。

  不少地方采取了覆盖面很小的直销,试图解决一下,无济于事。倒是有少数超市,做出了榜样。他们辟出一小块区域销菜,每天销量数千乃至上万斤,一个人过秤,一个人管理,菜价确实便宜了不少,说是要配合政府降低菜价的工作,配合当然是配合了,但因量大,首先是挣了钱了。

  所以城市菜价高,我认为主要是一个菜摊菜价终端价格控制现象。而这种控制得以形成,主要体现为一种城市病,是管出来的,同时也是城市化进程过快中发生的。还有就是通货膨胀,菜摊主们养活自己的成本,在不断增加,只好加价了。

  农贸市场,不少城市现在大体是按0.5公里至1公里的服务半径设置。一个上百万人口的城市,估计菜摊就有数千上万之众。他们以个体的一两百斤的 销售量,守着养活自己的底线,你就不得不付出高菜价了。这也是有硬道理的,这个道理就是:当着摊贩挣钱多一点时,就必然会有摊贩增加,当着摊贩挣钱少时, 就必然会有人退出。所以城市中现有的菜摊量,基本上是一个在既定条件下,市场综合作用的结果。

  其所以还说是管出来的,我们不妨设想一下,当着某一个时点,农村菜多菜贱销不出时,让农民直接进城销,农贸市场的高菜价顷刻就瓦解了,或者让运销户在农村配菜,直接拉到农贸市场门口销,高菜价也会顷刻瓦解。当然,城市管理也乱了,这是不可取的。既然如此,哪怕农村的菜多时贱到几分钱一斤,甚至白送,也没人要,就可以理解了。

  今年7月2日,媒体报道了一“官二代”卖菜的故事。此人乃一大学毕业生,放着上万月薪不干,却租了一块40平米的场地,干起了销菜的营生。一天 销菜1000斤至3000斤不等,他的销价总比人家低(他是怎么被其他菜摊容忍的,媒体没说)。我算了一下,即使每斤只净挣0.5元,年净收益也在18万至54万之间,他那双慧眼,是看清了其间的奥妙的。

  据媒体报道,有专家说,在国外,一个城市菜的总销量,有80%是通过超市出去的。看来,在发育得比较好的国外城市,这个问题也是解决了的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